Loading...

_艺术热情_

我常与自然对话,不断探索,试图从中找出美的本质。

土和釉药本是大自然赠与我们的材料,所以我常常一边与自然对话一边创作陶艺作品。取自不同地理区域的土壤有截然不同的性质。当我用手触摸和感受陶土,将其制成各种形状时,我似乎能慢慢看透陶土所期盼的模样。我和陶土,就像是两个人在直接对话一样。

到目前为止,我已经接触过各个不同地区的陶土。我个人对陶土抱有浓厚的兴趣,再加上父亲的悉心教导,现在我已经可以分辨日本几乎所有种类的陶土的特征。

而现在,我还想走访世界各地的陶艺产地,展开在海外的冒险和探索。我相信,自己的一技之长和京都的匠人精神能创造出新时代的美学价值。

前方路长,任重道远。我将怀抱十分的热情,不断学习和前进。

“旨在探索研究器物的造型美”
我在担任京烧·清水烧陶葊工坊第四代当家的同时,从2019年起,还以个人名义“土渕善亚贵”开展的陶艺创作活动。

作为陶艺家
“土”是陶器的根源,根据产地的不同有其独特的味道,每种土都有它自己的个性。我非常注重与陶土碰面时的感受和用手触碰陶土时的感觉。为了最大限度发挥陶土的优点,我常常一边与陶土对话,一边摸索最佳的表现手法。为了继承工坊,我还曾经学习产品设计。但作为一名陶艺家,我希望可以表现出没有刻意设计感的器物美学。
宋代的美学将“对称之美”发挥到极致。而日本民艺运动提倡以日常生活中的使用为前提的“用之美”。乍看之下,两者可能是相反的概念。但是我想通过自己的创作,展现完美结合两者的造型美。

作家的探求心
陶葊即将迎来创业100周年。在百年历程中,陶葊一直致力于以最先进的工艺技术,制作顺应当今时代的器皿。但作为陶艺家进行创作时,我常常特意采用传统的技法。我经常思考使用什么样的技术最能发挥陶土的优势和特质,借鉴天目、青瓷、美浓烧、波斯陶器等,不仅运用日本工艺,还会运用世界各地的工艺技术,挑战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。如果只看完成后的作品的话,人们也许会觉得我的作品风格零散多样。但是贯彻其中的,是永无止境的探求心。这样的探求心驱使我聆听陶土的声音,表现出陶土所渴求的形态,思考搭配什么样的工艺技术,才能呈现出最好的作品。

陶艺的无穷魅力
在制作器物的过程中,最紧张的是打开窑门的那一刻。我每次都会以从长年经验中导出的最佳方式掌握陶土的性质,控制釉药的调和、烧成温度和时间。但是,一切成败只有在出窑之后才能得知。虽然也有过失败的时候,但是有时候也有超过预期,超出想象的成果。每次制作都有惊喜的发现和乐趣,我也在其中感受到陶瓷艺术的无穷魅力。

展望
土渕家从我父亲那一代就开始致力于解开中国宋朝的“曜变天目”的技术之谜,我也将其视作自己事业生涯的重要一环,不断钻研和积累。从研究曜变天目的经验中,我深切体会到,一旦技术断绝,再现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体会,我还会致力于采用传统工艺技术来制作自身的作品。在2019年,我成功以自己研发的独特手法再现了曜变天目。而且,我还在研究中发现了新的表现手法。可以说,在尝试再现古典名作的过程中,还能产出新的原创作品。
从事陶瓷行业二十多年,我还是无法忘记初次邂逅陶土时的新鲜感。未来我会继续真诚面对从心中涌现出的灵感,潜心于自己的创作活动。

土渕善亚贵